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前女友之隔壁有美女](完) 作者:jixiuf
[我的前女友之隔壁有美女](完) 作者:jixiuf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3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原本只是打算陪杜娟去楼下吃个饭,不意鬼使神差的,趁夜色在小区公园大 战了一场,两人小心翼翼回到住处,生怕路上撞到人,被人发现异常。君不见, 如今的杜娟,内裤早湿,也不再穿上,只团在手里,屁股、裙子也是一塌糊涂, 黑色的裙子直贴在圆圆的屁股上,肉色清晰可见,裙子不自觉就夹到屁股沟处, 楼主是看得有跃跃欲试之感,只是战后不久,有些有心无力。幸喜一路之上,未 见有人。顺利进了杜娟的小隔间。
 
  杜娟忙着脱下湿透的长裙,也不避讳楼主了,直接在楼主面前,用纸巾小心 的擦拭着私处,只见杜娟,微微叉开着双腿,膝盖微曲,头低垂着,一头黑色, 搭拉在耳侧,眼望着红肿的小逼,细细擦拭。楼主看到杜娟这个姿势,不禁心头 又是火起。只是今日已连干了两场,龟头隐隐有些痛楚。楼主强压心头火气,心 想,先缓一缓,待会见机行事,实在忍不住,再干她一炮。只是越想,鸡巴似乎 越硬。心想先去个厕所再说。
 
  小隔间十平不到,自然厕所不会在屋里,只能是几户合租,共用一个厕所。 楼主小心拉开门,见门外没人,不致有人看到屋内春光,快速闪身出屋,带上身 后的门。拐了个小弯,便到了厕所。见厕所灯没开,想必里面没人,便欲推门而 入,不料,刚跨进一步,突觉,被人推了一把,继而眼前见有水泼来,心头一惊, 身子急往后仰,这洗手间难免地上积水,再加上楼主痛操了杜娟一场,脚下,难 免虚浮,使力猛了,直摔下去,跟着耳边听到一声女生尖叫。想必我也把她怕的 不轻。楼主摔倒后,不意,竟踹上那人小腿,那人一个踉跄,一声惊呼,也仆了 下来,跟着,楼主只觉眼前又是一飘水兜头罩来,楼主头一歪,双眼紧毕。跟着 便小腹一痛,胸脯又受一撞,不用想,也知道那人跌到我身上了。
 
  楼主本能伸手去推,只觉着手处衣服尽湿,入手一片软肉,软中带硬,不松 不硬,刚好合适,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要说有什么不同,只觉得伸手握去,几乎 难以掌握,楼主不自觉多握了几把,仔细感受了一阵。楼主慢慢睁开眼,见那人 摔倒之后,似乎额头撞到了门上。手按额头,下巴抵在楼头肩头,呆在当地,似 乎还没缓过劲来,似乎也没留意到楼主手上动作。好一阵,才见她微微抬起头来, 楼主此时才借着楼道微光看清她的真容。只见微光下,皮肤白皙,面容光滑几无 瑕疵,扎着马尾,耳后一绺调皮的黑发直搭到楼主脖上,眼神中自带一股温婉柔 弱气息,眼神清澈,犹如一泓清水,修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珠泪,面带一丝痛苦 之色;两片薄唇小巧精致,只是略显苍白。楼主如此近距离地呆呆看着,竟不知 身在何处,情不自禁抬头轻吻薄唇,一触即离。复又怔怔望着,突觉不该如此轻 佻,心底却又不禁难免暗暗得意。原来,她便是杜娟左侧那位考研的女生,下午 出门吃饭时还见过一眼。
 
  只见那人,似预挣扎起身,却又似头顶疼痛尚未缓解,仍抬手按住头顶,似 乎心中又急又气,眼泪不觉滚落面颊,颗颗如豆,却不抽泣,亦未哭出声来,想 必心中极为委屈。楼主见她如此疼痛,口中不觉连呼对不起,心口突觉爱极疼极, 在这黑暗之中,鬼使神差复又把她紧紧搂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慰问,却不敢再 看她一眼。似乎害怕从她眼中看出憎恶厌恨之色,那人似乎惊地呆了,乖乖被我 搂着,竟不挣扎,良久之后楼主才发觉。不觉小心翼翼转过头去,只见她仍手按 头顶,脸上一阵错愕。
 
  楼主目视她双眸,小心翼翼地说:「我看看你伤口」,说着,轻轻拉开她按 在头顶的小手,就着屋外传来的灯光,未见有血流出,伸手轻抚伤处,问她痛不 痛,手上只觉发丝柔顺光滑,发丝之下起了个不小的包。轻声安慰说幸未出血。 不幸中也算大幸,也未见她回答,脸色却好看了一些。楼主心想,躺在这地上虽 脏,只是可以怀抱如此美女,心中自然不舍,可总不能这样一直躺下去,只好主 动一些,欲扶她起来。经我一提醒,她似乎才觉我们两个就这样一直搂抱在一起 不太妥当。手臂一摆,甩掉我搂在她后背的右手,慢慢撑起身来。楼主只觉眼前 又是一晕,原来,她刚洗完澡,此时只穿一件薄薄睡衣,如今慢慢撑起身子,整 个睡衣,搭拉下来,楼主微微低头,便见衣内一片真空,皮肤雪白紧致,未有一 丝赘肉,皮肤上似有未擦净的水滴,只觉有如水中荷叶。两只圆圆的小馒头,并 不甚大,却也不小,长在这娇小的身子上,只觉比例已达完美,就那么低垂在那, 随着她的起身,略觉微微晃动,楼主被这眼前美景晃得眼晕,左手扶在她掖下, 防她跌倒,随着她的起身,不自觉得手掌向那诱人的小馒头慢慢挪去,却又不敢 真的抚上去。只觉得手掌根部按在一小块软肉上,心中砰砰跳动,却又不敢真的 去按一按试一试手感。右手扶着她肩膀,两人慢慢站起身来,楼主似乎被她迷住 一般,心中有万般不舍,双手仍然不愿离开,一抚肩膀,一在腋下,两人就那么 面对面站着。
 
  见她微微低着头,似乎不敢直视楼主,脸上疼痛之色已隐,似乎惊吓不轻, 脸色却仍显苍白,只腮上微见晕红。嘴角眼神之中似觉受了无穷委屈,仍有泪珠 挂在脸上,楼主忍不住抬手去帮她抹掉眼泪,轻声问:「很痛吧」。小姑娘似乎 被我一连串的举动弄懵了,我给她抹泪,她便坦然受之,一副小可怜的情状。眼 神微抬,怔怔地仰头望着楼主,眼中说不出是何种神情,楼主怜惜的看着她的眼 睛,恨不得代她疼痛。
 
  望着望着,只想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两手略一用力,一手勾着她脑袋,一手 勾她腋下,又把她拥在怀里。只觉她身躯娇小,个头只略比楼主肩膀高一点。双 手搂住她,便似怀中无物一样,可是她明明不是那种看上去精瘦的女子,抱着她 的感觉却又觉得特别温暖。楼主竟忍不住在在耳边说出这样一番话:「对不起, 我恐怕是爱上你了」。之后将她抱得更紧,生似怕她就此离去一般。她似乎也一 瞬间愣住了。
 
  良久,突觉她在怀中挣扎,欲摆脱我的搂抱,耳中跟着传来一句话,「你已 经有女朋友了,放开我」说完便不再挣扎。声音不带一丝怒色,也不如何冰冷, 似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可是听上去是那么地让人绝望。楼主不觉双手松开,慢 慢垂了下去,只觉那一瞬间,心似乎是空的。突觉自己也觉自己可笑。脸上不禁 露出凄苦之色。怔怔地后退了一步。又向她看了一眼,只见此时她脸上突然多了 一股坚毅之色,与方才判若两人,不禁更觉凄苦。见她低头去捡摔在地上的水盆, 虽然春光又漏,虽然一切都映在眼中,可是心中确并不觉快活,也没觉占了多大 的便宜,只觉情欲与这一刻的失望相比,殊不足道,过往自己那些想方设法占人 便宜的行径,此时看来是那么地卑怯、可怜亦复可笑。只觉她捡起盆后,似乎瞟 了我一眼,又似乎只是眼光从我掠过,便那样离去,只听到外面开门、关门、盆 落地的声音。再然后就隐隐不可闻了。
 
  楼主怔怔呆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是来上厕所的,又见自己身上衣 服几乎尽湿,摸个半天,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灯,关了门。打开淋浴,衣服也不 脱,便冲起澡来。随后,脱了衣服,简单一冲,穿上湿湿衣服,便回到杜娟的小 屋中。
 
  一进屋,杜娟见我这副德行,不禁一愣,复又问起刚才之事,楼主只简略一 说,说撞到人,一盆水弄湿了衣服,顺便冲了冲。神情萧瑟。杜娟见我神情不对, 走近身来,双手挂在我脖中,温言问我怎么了,怎么不高兴。楼主眼神对上她, 见她一副关心的模样,只觉今日下午刚夺走她处子之身,转眼间便说爱上别人, 觉对她不起,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想发泄下胸中抑郁。眼神之中,不觉慢慢露出 一抹狠戾之色,杜娟见了似乎微觉害怕,身子一抖,不知我为何突然如此。 
  楼主心中凶性大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出「我要强奸你」五个字, 说罢,将她逼压到墙上。左手搭上她胸口,将她刚换上的睡衣用力一扯,只听衣 肩处,裂开一条缝,右肩露出,酥胸半露,半粒紫褐色的乳头微微露出,只看得 楼主情欲忽炽,右手又是一扯,左肩复又露出,薄薄的睡衣,向下褪去,直褪到 杜娟两肘处,搭在那。楼主眼中,只见两只并不饱满的乳房在胸脯上一起一伏, 乳头处一小片圆圆的乳晕,小小的乳头似乎微微软塌,向里陷落,似两只小眼睛 一样,瞪视着楼主。
 
  楼主喉头滚动,眼中如欲冒出火来,左手自下而上,慢慢抚上,划向其中一 个,两指拈着乳头,微微用力撮弄。眼睛一毕,咬向另一只,楼主舌头伸出,用 力舔弄着一粒娇小的乳头,从乳头上狠狠划过,似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杜 娟心中害怕,竟有些呆了,任由楼主按到墙上,楼主用力不轻,杜娟喉头发出似 痛苦,似享受般的呻吟,「嗯……嗯……」,声音不小,有气无力,听在楼主更 受刺激,楼主性起,喘息不停,眼中喷火,一时舌战不停,不时在杜娟敏感的脖 子耳后大力游走,双手不停,用力撕扯杜娟睡衣,衣帛撕裂的声音,更加刺激着 二人的感官,只觉杜娟喘息声亦见粗重,见我撕扯她睡衣,双手也不闲着,也去 撕我身上湿透的衣服,只是力气不够,没撕扯开,改欲脱掉我衣服,去掀我T恤, 我配合着将衣服脱掉,此时杜娟睡衣已被我从她两臂扯下,落到地上,两上上身 赤裸,惟我还穿着短裤,此时杜娟已全身不着片缕,两人上身紧紧贴在一起,两 人大口喘息着,呼吸可闻,四眼有如火烧,互相对视着彼此,从彼此眼中看出那 炽热的欲火。楼主用胸膛去挤压杜娟乳房,原本不大奶子被挤压地变了形,紧紧 贴在楼主胸膛上。只听杜娟粗重的喘息声出不觉发出「哦……嗯……哦……嗯… …嗯」之声。声音压抑,被被气息从嗓子中逼出来一般。听得楼主鸡巴紧硬如铁, 杜娟察觉短裤之下,有如铁棍一般的肉棍顶在她小逼之上,杜娟似觉湿透的衣服 贴着小逼颇为不爽,双手去扯楼主短裤,口中呻吟不停。似乎这一次,杜娟也异 常亢奋。三两下将短裤褪到楼主膝弯处,楼主抬脚将短裙踩在地上,两个赤裸的 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楼主肉棍夹在杜娟两腿一间,不停挺动。双手搂住杜娟腰身。 防她远离,虽然杜娟早已退无可退。
 
  杜娟也叉开双腿,为我打开大门,似觉我这般不得其门而入,颇为恼火,又 或许是我捣弄地她有些疼痛,又或者是杜娟也已有些急不可耐,见我耸动半天, 仍未进门。突然大手一捞,抓住楼主鸡巴,在小逼洞口磨蹭半天,对着洞口,微 微往前一挺身子,龟头进入半寸,便不再动。楼主见状,毫不怜香惜玉,按住杜 娟屁股,用力一挺,一插到底。杜娟一声长吟。不说声动四野,也可说芳邻皆可 闻。楼主一听,更加兴奋。将杜娟按在墙上,用力抽插,只觉墙面也跟着微微震 动,心底深处,似欲让那位芳邻听到这屋发生的一切。杜娟此时表现似于下午初 经人事时略有不同。那时,她声音压抑,雅不愿被人听到她呻吟之声,此时声音 确是异常高亢,异常兴奋。毫不掩饰自己的感觉。
 
  楼主突然想说起淫言浪语,于是一边用力抽插,一边道「老婆,老公操得你 舒服吗?」,杜娟毫不犹豫,颤声道「嗯……舒服,舒服死了,啊……,好舒服 啊。」。楼主跟着问,「哪舒服」?杜娟浪声道「嗯……哦……小逼舒服,老公 你操得小杜娟的小逼真舒服」。楼主道:「老婆,你真骚,看你小逼流了好多水, 说你小逼骚不骚?」。杜娟又颤声道:「啊……哦……杜娟是小骚货,老公你操 死我吧。杜娟喜欢让你操。」。楼主听在耳中,鸡巴不觉胀得更大。将杜娟两腿 分得更开,抬起她一条腿,搭在肘间,调整下姿势,以便鸡巴插得更深。杜娟单 退站立,双手搂住楼主肩膀。抽插间,只听见淫水咕叽。室中一股淫糜之气,闻 在鼻中,只觉更增兴奋。杜娟一放开,口中不停,「嗯……嗯……老公,用力」, 「嗯,老公,哦……爱死你了……啊……」,「老公,你插死杜娟了……哦…… 哦。」,「哦……哦……」声中,吸一口长气,语带颤音。时而抿嘴,喉中闷声 哼叫不停。听在楼主耳中,只觉兴奋异常。龟头在小逼深处一番快速搅动,一会 短促有力的抽动,一会屁股扭动,左抽右插。直操得杜娟真翻白眼。
 
  突然,楼主抬手抽打杜娟雪白的屁股,声音清脆,杜娟一惊,「啊」大叫一 声,将楼主搂得更紧,楼主觉单臂抬着杜娟大腿,手臂有些酸麻,于是慢慢放下 大腿。抽出鸡巴,示意杜娟转过身去。让她弯腰扶墙,屁股后挺,楼主又是一记 拍打在屁股上,只见一阵肉颤,杜娟又是一声惊叫,突然屁股扭动,口中开始撒 起娇来,直呼「老公」,语带魅惑,嗲声嗲气。楼主,伸出三指,头一低,瞅准 小逼,扣弄一会,找准洞口,跟着用力一插,手指尽没,毫不怜惜。杜娟大声呼 痛。口中直叫,「啊,老公,轻点,痛」,楼主不理,抽打下屁股,手下不停, 手指在小逼中快速抽动一会,不一会只觉手指尽湿。不觉手指微弯,同时用指肚, 指背磨擦小逼肉壁,只觉嫩肉柔软水润。眼中只见小逼洞口嫩肉翻滚。淫水不觉 涌出。手下抽动加速。杜娟此时早已哼叫不绝,口中「嗯……哦……」不绝于耳, 竟不稍停,小屁股不时扭动。楼中心中烦闷稍去。
 
  手上却不稍停,此时杜娟突然颤声道「老……公,快一点,好舒服。」, 「啊,老……公,哦哦,快点,要来了,要来了」,说道后来,语声尖锐。楼主 一听,手上一停,口中大声问「哪里舒服,说。」,杜娟屁股直扭,口中说「小 逼,插得小逼好舒服,求求你了,老公,不要停」。楼主听到,嘴角一笑,手上 加速。不一会,只听一声长吟,「啊……」,跟着,「老公,到了,到了」,跟 着屁股急抖,好一阵方绝,却没喷出水来。楼主见状,站起身来,抓住鸡巴,对 准洞口,又是一送,此时杜娟小逼早已充血,敏感异常。屁股居然要躲,楼主哪 能让她躲开,扶住屁股,一插到底。只听杜娟,又是「啊」的一声。屁股又是一 阵抖动,楼主将鸡巴抽到洞口处,又是一插到底,只听小逼中水声孱孱,一片汪 洋,洞口一片水润,龟头抽出时,带出一股股的淫液,清澈透明。大腿根上,已 流得满满都是。
 
  每一次的尽根而入,杜娟或配以一声闷哼,或配以一声吟。哼时压抑低沉, 仿佛快感从喉头深处被挤压而出。吟时舒畅大胆,犹如长空高歌。洞口紧窄,龟 头在洞口进出,受其压迫,不觉一阵酸爽。于是,龟头直抵到小穴深处,一阵急 速抽插,楼主此时脑中过电般回忆洗手间那段春光,脑中尽是她那一对馒头大小 的奶子。手上不觉扣在杜娟乳房之手,手下轻柔抚摸,脑中不住幻想,仿佛驰骋 在她身上,腰间不停抽插,口中不觉叫出声来,「干死你。看我怎么干死你」, 「爽不爽,嗯。爽不爽」,得空抽打一下杜娟的大屁股,只见屁股上早已被我抽 打得一片血红。杜娟回道「老……嗯……公,操得……小……逼……好爽」。 
  说话间,楼主只觉精关一松,喉头不觉低声吼叫,又是一阵急抽插,滚滚精 液,喷洒在小逼深处。楼主大口喘息中,慢慢缓过劲来,两人慢慢踱到床上休息, 静待体力恢复。楼主平躺在床上,杜娟面上红润,斜躺在楼主身侧,趴在楼主胸 口,一手紧抱着楼主,仿佛害怕楼主离去一样。眼神中,带着异样。
 
  楼主心中思潮起伏,总觉心中似有不足之意,脑中萦萦绕绕,尽是那不知名 的小美女的影子,也不知是爱是恨。一时低首看看怀中的杜娟,一时呆呆想着隔 壁的美女。不知此番隔墙的大战,在她心中,又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楼主只觉 自己好似一混蛋,刚破了杜娟的处,一天没过,心中却又想着别的美女。
 
  杜娟几次意预说话,却又咽下,或许,她早已猜出个大概,那一阵嘈杂,开 门关门的声音,就算她不明真相,也必想到会与隔壁的小美女有关吧。我如此反 常的行为,似乎不难猜出我心中所想。想到此处,楼主只觉应该把话挑明,这样 不清不楚的,恐怕,时间一久,更成芥蒂。
 
  楼主眼望天花板,也不理杜娟如何,缓缓说道,「在那一瞬间,我想我是爱 上了别人」。杜娟就那么趴在我身上,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只淡淡地道:「我知 道」,缓了一缓,接着道:「你弄那么大动静,无非就是想让她听到。」。跟着 提高声音道:「你如果想追,你就去追,可以不必再乎老娘,老娘没你,照样可 以活」。跟着忽又语带哭腔的道:「就知道你们男人,喜欢娇小玲珑型的,没有 人真心喜欢我这样的女汉子」。越说越可怜。忽又呜呜哭了起来。这一会彪悍, 一会可怜,弄得楼主无所是从、无地自容。隔了一会,楼主道:「我只是不想瞒 人,今天先这样吧,早些睡吧,过来,让我抱着你」。杜娟小嘴一噘,可还是顺 从的躺了下来。楼主只觉胸中气息依然略有不平,将杜娟搂在怀中,杜娟像只猴 子一样,盘在我身上。两人良久才在这窄小的床上睡去。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狠狠撸 狠狠干 狠狠淫 淫淫网 奇米 哥哥干 姐姐骚 妹妹色 强奸乱伦 奇米影视 奇米色 奇米网 奇米播放器 奇米影视首页] 版权所有 © 2013-2017

<



联系我们:2273862566@qq.com